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教师频道 > 美文推荐 >

岁暮到家

文章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4-12-21 21:52作者:admin 点击数: 字体:

乾隆十一年,也就是公元1746年,那年的岁暮,清朝有个名叫蒋士铨的诗人,对他的老母亲撒了一个谎。

这个谎在时隔268年后的今天,打动了我的心。

1746年快要过年的时候,在外忙了一年的诗人蒋士铨起程回老家去过年,他想他的老母亲了,不知母亲是否一切都好。

蒋士铨风雨兼程,赶了好多天的路,在一个薄暮四合的冬日黄昏,他风尘仆仆地赶到了家。

他的老母亲蓦地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儿子,开心极了,高兴得一晚上都睡不着觉,翻来覆去间,不知不觉天就亮了。

天亮后,母亲把刚刚做好的寒衣拿出来给蒋士铨看,说:“儿啊,这身冬衣娘正准备寄给你呢,还有这封家信,都还没来得及寄。”

蒋士铨触摸着寒衣上那密密麻麻的针脚,还有家信上尚新的墨痕,对母亲说:“娘,您眼神不好了,做这些,得费多少心思啊。”

母亲轻轻抚摸着儿子的脸颊,心疼地说:“娘没事,娘还看得见。儿啊,你怎么又瘦了呢?是不是在外过得很辛苦啊?”

母亲一句话,勾起他内心无限的委屈与辛酸——世道艰难,人心难测,一言难尽啊!

可是自己,这些年漂泊在外,根本没有尽到为人子的孝心与责任,觉得愧疚难当。这些年在外受的那些苦,怎敢对母亲讲啊,讲了她只会更加担心儿子。他努力在脸上挤出灿烂的笑容,朗声道:“娘,没有啊,我哪里瘦了啊,我今年还长胖了好几斤呢!”

他还拍了拍自己的肚子,虚张声势地说:“娘,你看这肚子,去年的衣裳都紧了呢!我在外头吃得好,穿得好,住得好,一切都好着呢!放心啊,娘!”

这个谎撒完,他把母亲瘦削的肩膀揽进怀里。

268年后的今夜,孩子们都睡了。身为人母的我,读到这没有丝毫矫饰的《岁暮到家》,读到这个对慈母说的“谎言”,百感交集:

爱子心无尽,归家喜及辰。

寒衣针线密,家信墨痕新。

见面怜清瘦,呼儿问苦辛。

低徊愧人子,不敢怨风尘。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更多
上一篇:笑容的味道
下一篇:没有了